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云看小说 > 历史 > 不让江山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各自无奈

不让江山 第九百六十一章 各自无奈

作者:知白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4-12 14:25:10 来源:新笔趣阁v

这一仗到了此时此刻,双方该怎么打,能怎么打,必须怎么打,都基本已摆在明面上了。

双方手里的牌,对方也都很清楚。

宁军这边最让杨玄机头疼的是那支骑兵,来去如飞神出鬼没,最让宁军头疼的则是杨玄机的重甲。

这两支队伍原本还不是那种势必会碰头死战的兵种,一旦真的碰头了,那其惨烈可想而知。

你让轻骑兵去攻打重甲步兵,傻子才能这么下令,你让重甲步兵去追击轻骑兵?傻子都干不出来这种事。

所以当大家都摆在明面上之后,就看怎么运兵怎么调派。

可毫无疑问的是,杨玄机这边兵力上的巨大优势,还是牢牢占据着主动。

而唐匹敌多厉害之处就在于,他故意让出来百丈距离,反而让杨玄机的雄厚兵力施展不开。

如果宁军紧守河岸,不留余地,天命军的弓箭手可以在船上反击。

让出这百丈之地后,天命军急于登岸,能摆出来的阵列实在是有限。

他们数量庞大的弓箭手,在河道战船上,又没办法攻击到宁军。

“主公。”

荀有疚看向杨玄机道:“之前飞来巨石的事,臣下已经让人在军中散布消息,说是宁军以翘板投掷过来的,但是宁军的翘板都已损坏,不会再有巨石飞来,军心可安。”

又要解释的合理,又不能太打击军心,以荀有疚的学识,能想到翘板这个解释其实已经是最合理的。

杨玄机点了点头,已经有一阵子不见宁军那边再飞来巨石,荀有疚的推测应该没错。

这种事,说起来神乎其神,可若是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倒也不是太难理解。

只是他不信那是翘板,一块木板不可能将巨石扔出来这么远,如果不是什么妖术的话,那只能说宁军那边有更为厉害的武器。

“臣下仔细观察过,宁军那边飞来巨石的时候,最开始一次能飞来大概四十块左右,到后来零零散散,只有三五块,再到后来完全停止。”

荀有疚道:“所以可以推测出,这种武器损坏的极快,之所以一开始不用,就是在等着我军运送器械的船只靠近,攻击大船,让我军无大型的武器可用。”

杨玄机又嗯了一声:“那你可想到了破解宁军骑兵之法?若他们驱使马匹冲撞,该如何应对?”

荀有疚道:“臣下仔细思考过,宁军其实并无什么有把握的办法,他们的步兵无重甲,和黑绦军硬碰的话,必败无疑,而若用骑兵借助地势冲击重甲,胜负是四六之数,我们占优。”

杨玄机看了一眼荀有疚,他给荀有疚一天的时间想出破敌之策,看来荀有疚也想不出什么了。

荀有疚道:“臣下以为,可如此分派队伍。”

他起身,拿起炭笔在地上勾画起来:“以枪兵在重甲之前列阵,枪兵在前,阵列推进,重甲随后,此时就不要再顾及枪兵伤亡,就算是重甲之前的枪兵全部阵亡,可只要能再往前推进三十丈到五十丈,宁军的轻骑就已经失去作用,重甲离开河岸,犹如大山平移一般推进,宁军必退。”

杨玄机眼神中显然犹豫了一下,他问:“那枪兵损失,先生可曾计算?”

荀有疚回答:“大概五千到一万。”

杨玄机又问:“那宁军呢?”

荀有疚道:“重甲上去之前,宁军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的床子弩没能运上来,就压制不了宁军的箭阵,枪兵身上没有多少护甲,列阵,即进入宁军羽箭射程,所以伤亡肯定不小。”

杨玄机沉默。

之前右领军卫一战,已经损失一万余人,而宁军的损失大概只有两千。

五比一的战损,这样打,如何能不让人心疼。

似乎是看破了杨玄机的心思,荀有疚道:“宁军占据地利,又阵列整齐,况且是防御,我军主攻,这样的损失实则还算合理。”

杨玄机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想着若此战可胜,五比一的战损也就认了。

拿下河岸一战,宁军背后无险可依,唐匹敌后撤,再能仰仗的不过是一些小城,就算是没有大型的攻城器械,拿下这些小城并不会太难。

豫州是万里平原,尤其是豫南一带,几乎没有山川起伏。

对于宁军来说,兵力上的劣势,又无险要之地,在平原激战,不可能打赢十倍的天命军。

所以河岸这边的损失再大,也只能是认了。

“那就按照先生的布置去打。”

杨玄机看向荀有疚道:“不过,是否可以让盾兵和枪兵混合横列,减少伤亡?如此的话,应该也不会影响阻挡宁军骑兵挤压。”

这一战就是拼命,宁军要靠的不是轻骑对重甲形成杀伤力,而是挤压。

以战马往前顶,把重甲顶回河道那边,身穿重甲的黑绦军一旦落水,救都救不起来。

唐匹敌会算账,以战马换重甲,他是赚的。

打造一支重甲步兵所消耗的钱财,物资,人力,远超于打造一支轻骑兵。

荀有疚思考了一下,地域本来就狭窄,枪兵在重甲之前能横列五排,就已是极限,若再穿插盾兵,对于轻骑兵的阻拦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可是他又不好再反驳,只能点头道:“臣下就按照主公的吩咐去安排。”

杨玄机应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天色。

荀有疚没有让他等一天,因为荀有疚很清楚天命军等不起。

此时他们沿河列阵,后续的兵力上不来,到了天黑之后,鬼知道唐匹敌会不会趁夜猛攻。

到时候天黑士兵必然混乱,军心不稳,此战必败。

所以这种仗,能在白天解决,就一定要在白天解决。

宁军这边。

高坡上,唐匹敌吃了几口干粮,再次举起千里眼看向天命军那边。

他看到了天命军的兵力调动,一切都在他的预想之中。

这种仗,你有什么牌我有什么牌,基本上一清二楚,就看打牌的人技巧如何了。

“卓青鳞呢,喊他过来。”

唐匹敌吩咐了一声。

不久之后,负责指挥抛石车的卓青鳞就快步跑过来,俯身道:“大将军。”

唐匹敌问:“抛石车还有多少可用?”

卓青鳞道:“按照大将军吩咐,逐步减少抛石车抛射的石头数量,让敌军以为我们的武器已经不能用,但实际上,现在还可用的抛石车尚有二十一架。”

唐匹敌嗯了一声......

二十一架,确实少了些,相对于对方重甲数量来说,能造成的杀伤其实格外的有限。

而且要抛射出去至少百斤以上的石头,剩下的抛石车能抛射几次,谁也说不好。

二十一架抛石车,就算平均一架再能抛射出去五块石头,也一共才一百多一些。

平均一块石头砸死几个人?往多了说,在河滩之地,本就松软的地面上,石头无法滚动,一次能砸死三四人就是极限。

算起来砸死个几百人,毫无意义。

唯一能让抛石车使用次数增加的办法,就是减少抛石车抛射武器的重量。

唐匹敌又算计了一下军中储备火油的数量,这种东西极为稀缺,也不足以形成火海对重甲给予致命打击。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色,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

片刻后,他起身:“给庄无敌和程无节两位将军传令,此战胜败如何,关键在他们两位了。”

与此同时,京州东南。

武亲王杨迹句巡视前线,举着千里眼看向对面的李兄虎大军营地。

可以看得出来,营地中比以往空荡了许多,可以推算出李兄虎一定是分派出去绝大部分兵力抢收夏粮。

若此时他趁机猛攻,或许可以一把火烧了李兄虎的大营,但其实作用不大。

“我让你们去办的事,都办好了吗?”

武亲王回头问了一声。

手下将领整齐俯身:“都办好了。”

六七天的时间,左武卫的士兵们用稻草扎出来很多草人,然后将军服给草人穿上。

“那就去布置吧。”

武亲王心里有些堵,也很压抑,可他已经无计可施。

再过三天,最多三天,军中粮食就会耗尽,士兵们就要饿着肚子和李兄虎的百万大军决战。

左武卫不会在正面战场上败给任何敌人,却会败给饥饿。

“此次回京州,不管陛下会如何降罪,皆与你等无关,是我一力所为。”

武亲王道:“大军交替掩护撤退,直接退回大兴城,各军将军督导手下队伍,不必一起走,各走各的。”

手下将军杜高猛压低声音问道:“可是大将军,我们军中粮食,着实不足以让士兵们坚持回去的,只剩下大概三天的口粮了。”

武亲王沉默片刻,脸色更加的悲伤起来。

“我之前让你们赶制了不少李兄虎贼兵的大旗,可都已经准备好了?”

杜高猛俯身道:“都已经准备好了。”

武亲王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几乎是咬着牙说道:“一路回军,打李兄虎的大旗,所过之处......能......能抢夺多少粮食就抢夺多少。”

杜高猛等人的脸色猛的变了。

左武卫是朝廷的府兵,左武卫是大楚现在唯一的支柱,代表着的大楚最后的一份尊严。

可是现在,回军的路上,难道要靠劫掠百姓来维生?

杜高猛声音很低的劝道:“王爷,若此时被宣扬出去,左武卫的名声,王爷的威望......”

武亲王回头,皱着眉头说道:“我刚刚已经说过了,这次回去,不管陛下如何降罪,都是我一人所为,与你们无关。”

众将全都单膝跪倒下来:“王爷三思啊。”

武亲王道:“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再劝,是我对不起这一路上的百姓,可若不如此的话,左武卫必亡,左武卫若亡,大楚必亡。”

他抬起头看向天空:“若有什么惩罚,只管朝着我来就是了。”

他一摆手:“去吧!”

“是!”

众将整齐的应了一声,可是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的要命。

他们不敢明说,也没办法真的抗拒,因为不这样做的话他们确实都会饿死。

但,如此一来,骄傲的左武卫,和那些叛军有有什么区别呢?

武亲王沉默了片刻,闭上眼:“尽量......不要杀害百姓。”

“是!”

众将又应了一声,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比沉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